媒体马院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媒体马院

理论之光:武汉的庚子之春

时间:2020-03-17来源:马克思主义学院点击:614

近日,《新华日报》“理论之光”微信公众号发布我院王智老师的《武汉的庚子之春》一文,同时该文的朗诵版在南航微信公众号的朗读者”栏目发布,被多个自媒体以及“思政家园”“全国中青年马克思主义学者论坛”“高校马院院长工作群”等全国思政同行工作群中转发,引起广泛反响和好评。现全文转发如下:


   庚子之春的这场中国战“疫”,缘起自、也必将终结于武汉。从年前开始,我已经在武汉呆了将近两个月。我在这个疫情核心区,见证和记述这场史所罕见的抗击新冠病毒的武汉“战疫”。

我很熟悉这座以工商业见长并且风度鲜明的城市。这里江汉汇流、烟火傍水,造就两江分三镇之盛景;湖汊密布、秀峰林立,造就百湖拥众山之盛景;新中国工业化的浩荡潮流,造就数十桥隧凌穿江汉之盛景;据守中华天元之位,一江分南北、一城连东西,造就四季分明百花轮放、九省通衢万商云集之盛景;从3000多年前的盘龙城发轫至今,源流不绝,造就民众千万繁衍大城之盛景;从一个多世纪前的新式学堂创办至今,薪火相传,造就青春百万涌动大学之盛景。也正是晚清张之洞督鄂,在汉水之阳创办一大批近代工厂,带动中国工业化进程;此后尽管有“种豆得瓜”、历经沉浮,毕竟工业铁流接续未断;到新中国一批“武”字号企业兴起,造就武汉工业大城之盛景。
武昌蛇山,有风貌古朴的黄鹤楼矗立,故人诗话越千年;对岸汉阳龟山,有刺向云霄的现代高塔耸峙,新世信息传百里。连接龟蛇两山的,就是壮观的万里长江第一桥。毛泽东曾动情咏叹:“风樯动,龟蛇静,起宏图。一桥飞架南北,天堑变通途。”
这个庚子之春,我就被封禁在这座我所熟悉的城市中。
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,我每天看着各种媒体渠道发布出来的动人心魄的战况,手机上传阅知晓旁边甚至所住小区突然新增的病例、某个家庭和某个小区的“沦陷”告示,以及真真假假的各种治疗方案、各种避祸方式,一种强烈的恐慌感因此萦绕在城市空间。这种灾难正在逼近的恐慌感,是武汉之外的人很难深切体会到的。
这是对于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“大考”,也是对民众个体的“大考”。说题目不难,是假的;对于打头阵的武汉人而言,一开始,题目真的很难,因为不知道谁出的题目,没有确定的复习范围,没有标准答案;大家都是在仓促间被推进考场,没有复习准备的时间;更为紧张的是,必定有一定比例的人,是以生命来答题。你说,谁不恐慌?
但是,我们总要临危不惧、迎难而上。
因此就有了一场举国总体战下的武汉阻击战。直面病毒的抗“疫”战况之烈,见所未见、闻所未闻。在只能前进、不能后退的战“疫”大旗下,有殚精竭虑、运筹帷幄者;有无畏逆行,前线忘我者;有夙兴夜寐,服务大众者……浩荡汇聚,共同筑起生命长城。
我们看到,这座城市,以及依靠的这个国家,有着震撼世人的物质力、精神力和动员力。武汉的新冠肺炎收治床位在几个星期内从5000多张增加到23000多张;火神山、雷神山两大专用医院平地而起;便捷高效的方舱医院和隔离收治场所遍布三镇。中央政府一声令下,在最短的时间内,调自五大战区的军队人员和物资装备,全天候驰援武汉,形成了前方指导组、联勤保障部队、一线医护人员的支援力量体系。全国各地共选派330多支医疗队、超过4万名医务人员支援湖北;“一省包一市”,18万平方公里的湖北大地,一夜之间出现“浙江荆门”“广东荆州”“江苏黄石”“重庆孝感”“山东黄冈”“福建宜昌”“辽宁襄阳”……绘成一幅极其壮观和特殊地理版图。在这4万援军中,重症医学科、感染科、呼吸科、循环内科和麻醉科等专业人员就达到了15000多人,精锐出征、专家云集;同样在其中,有12000多名90后、00后的年轻人,青春在线、责任在线。还有,社会各界自发行动的物质资源与精神力量汇聚,浪涌不竭……
鏖战数十日,无数人的付出与牺牲,换来全国捷报频传;病毒盘踞的最大堡垒武汉,新增确诊病例,已是区区个位数,趋于归零;曾经水位高企如庞大堰塞湖的确诊和疑似病例,也正在迅速下降。一个人声鼎沸的武汉,已在重现光芒。
1957年9月,毛泽东主席再到武汉。他来到即将通车的武汉长江大桥,从龟山汉阳桥头步行到蛇山武昌桥头。他走的,是一座现代桥梁,是一条贯穿南北铁路干线,是国家追寻现代化的世纪梦想,也是两岸百姓向往现代生活的世纪梦想。这一年出生的武汉伢,很多人名字当中因此有一个骄傲的“桥”字。就在漫步大桥的头一天,毛泽东在武昌东湖客舍谈到关于农村合作社的话题,他说,“家兴起来,社兴起来,国也兴起来了。”
2020年3月,习近平总书记再到武汉。他来到“正在打扫的战场”,走进医院、社区,动情说到,“武汉人民用自己的实际行动,展现了中国力量、中国精神,彰显了中华民族同舟共济、守望相助的家国情怀。”“武汉不愧为英雄的城市,武汉人民不愧为英雄的人民,必将通过打赢这次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斗争再次被载入史册!”“党和人民感谢武汉人民!”
两位领导者,时隔一个甲子又三年,这是关于时代大潮中的国、家、人的深切体认和精神传承。
一桥一甲子,万里万众生。万众百姓之梦,一曰安身立命、二曰健康快乐,无非物质与精神的双重诉求满足与价值实现。一个人诉求满足与价值实现,亿万人叠加,就会澎湃而成国家与民族的壮阔画卷。一个人和一座桥,一座城市和一个国家,就是如此的不可分割。
二十多年前,仍在潜心苦读、总是忧虑生计的我,就曾怀揣个人梦想,沿着毛泽东当年的路径,用双脚走过一次长江大桥。那一时刻,作为世纪通途的钢铁大桥就在我的脚下,万里长江就在我的脚下,两江分三镇之地理与人文盛景就在我的眼前。个人梦想,相遇国家梦想。我以为,人生胸襟,莫过于此。
而这一时刻,我望向窗外,盛春已至,满眼繁华。

这是武汉的庚子之春,也就是中国的庚子之春。我们悼念每一位牺牲者和罹难者,记住每一位病患者经历的苦痛与悲伤,记住个体众民与大城家国的血脉相连,记住新时代的每一位英雄和凡人。

(作者: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王智  编辑:万千)

友情链接

联系我们

  • 电话号码:025-52115201025-52116005
  • 地址:江苏省南京市将军大道29号
  • 邮编:211106

欢迎关注官方微信